全国统一热线:

news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把伤筋动骨的阵痛转化为脱胎换骨的动力

2018-12-19 11:54

把伤筋动骨的阵痛转化为脱胎换骨的动力

行军作战离不开地图,红军将士对地图珍贵、紧要的认识升华,是有惨痛经历的。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刊登文章《长征,一“图”重千钧》,文中详述了在长征中,红军因为没有地图遭遇挫折的故事。

毛泽东在长征中强调指出:“选择行军路线是当前部队前进的关键问题。”行军作战离不开地图,红军将士对地图珍贵、紧要的认识升华,是有惨痛经历的。

1934年10月至12月,刚踏上漫漫征途的红军就遭遇挫折。10月7日,作为中央红军长征先遣部队的红6军团进至贵州甘溪,几乎没有这一地区的地图。虽然之前在贵州黄平老城找到1张法文版贵州省图,当即作为军团长萧克的指挥用图,并请外国传教士薄复礼连夜翻译兼当向导,但还是不够详细。在甘溪战斗中,由于对地形、道路不清楚,也未事先勘察了解地形地物,加上情报不准而麻痹大意,被熟悉地形的国民党军抢先占据了山头高地,使红6军团陷入夹皮沟地带,随后即被敌军两个团利用熟悉的河沟、暗沟抵近穿插分割成三段,后又被赶来的优势之敌包围。分散突围中,多数部队在两眼一抹黑的山林里瞎闯,如红49团没有地图和指北针,向导也找不到,情急中前卫营营长刘转连找到一位瘫痪在床的老大娘背着指引方向,循山间小路侥幸跳出了敌军包围圈。战后,红6军团由原出征时的9700余人减至3000余人。10月24日,萧克与任弼时、王震率领的红6军团同贺龙、关向应等率领的红3军在贵州东部的木黄会师。

11月25日,中革军委下达关于向全州、兴安西北之黄山地域进军,强渡湘 江的作战命令。此时国民党桂系军阀主力南撤,广西灌阳地区只留有一个正规团和一个民团防守,突防时机较好。当时红8、红9军团既没有地形图,对前进道路的侦察也不利,加之当地群众受国民党欺骗和恐吓不敢给红军当向导,以致部队进至灌阳东侧山高林密、地形复杂的三峰山区后,因道路、地形不熟而一再迷失方向,在直线距离不到10公里的山林里停滞一天多不能通过。27日晚,国民党桂军一个多师的兵力前往灌阳,南路被完全切断,中革军委只能命原计划西进的红8、红9军团改道,先北上到雷口关,再随红3军团过湘江。但红8、红9军团还是因道路不熟耽搁,加上辎重过多和敌人袭扰,从三峰山到雷口关30多公里山路竟走了一天半,29日中午才通过雷口关,错失了良机。渡过湘江后,。

甘溪、湘江的血雾尚未散尽,黄山脚下又传噩耗。12月14日,离开赣东北苏区北上皖南的红10军团发起谭家桥之战。战前在谷地东西两侧丘陵布兵伏击,因缺少详细地图和没有充分勘察地形,没料到谷地南口乌泥关东侧高地可俯瞰整个谷地,未能重兵控制,结果一开战就被敌抢占,以致全军被居高临下的敌军火力压制。红19师师长寻淮洲亲自带队欲抢回制高点,身负重伤,不久牺牲。红10军团被迫回师闽浙赣苏区,翌年1月在国民党军围攻下失败。

以上战斗,都有一个共同教训,缺少详细地图且未能预先有效组织战场地形侦察勘测,由于地形不清方向不明,造成迷失方向走错道路,导致指挥和部队行动失利。血的教训使红军指战员深刻认识到:在陌生地区行军作战,没有地图就寸步难行,不熟悉地形就被动挨打。因此收集地图、勘测道路、绘制行军路线图和作战部署略图等测绘保障,成为决定红军行军作战成败的重要工作。

1935年1月8日,中央红军智取遵义的第二天,红军总司令朱德当即命令总部测绘部门和各军团,迅速测绘黔北地区的详细地图,同时要求军团和师司令部在某地域停留1天以上即须测绘地形。这是中革军委领导首次发出此类详细指令,明确了测绘保障工作规程。一场红军时期最大规模的测图行动,迅速以遵义为中心展开。为随后四渡赤水机动灵活作战,尤其为夺取遵义战役这一长征中最大的胜利增添了指挥利器,并开启了红军在重大作战行动时预先组织战场测绘的先河。

遵义大捷后中革军委颁发编制命令,首次明确在军团司令部编测绘股,在军团、师司令部编测绘班。3月上旬进行的中央红军整编,在大量精简总部机关人员充实作战部队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了测绘保障部门编制员额不变。

更为重要的是,中革军委三令五申要求各级司令部,必须积极收集、保管和印刷地图和兵要地志资料,侦察勘测战场地形,调查绘制行军路线图、作战部署略图等,使红军测绘保障职能更加明确。

测绘保障力量的迅速增强,为有效完成战场测绘保障提供了有力保证。如后来在强渡大渡河,保卫、巩固陕甘苏区的直罗镇、山城堡等战役大捷中,红军都预先测绘了作战地区详细地图,有力地保证了指挥员把握战场地形、巧妙部署兵力和指挥部队作战。正如毛泽东在直罗镇战役胜利后总结中所说;“没有团长以上的地形观察与地形测绘,便不能布置得这样适当,打得这样漂亮”。正如孙子道:“夫地形者,兵之助也

人民军队的测绘力量在长征中得到了快速发展和完善,形成了与人民军队特点相适应的测绘保障工作体系和机制,极大地提升了作战保障能力,也为后来革命战争中大规模地开展军事测绘保障奠定了基础,为人民军队不断发展壮大和取得革命战争的胜利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新华社比勒陀利亚9月16日电第9届非洲航空航天与防务展(又称南非防务展)正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举行。中国中航技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15日召开了中国与巴基斯坦联合研制的“枭龙”战机介绍会。

“枭龙”战机是中国与巴基斯坦联合研制和生产的以空空作战为主、兼有较强空地作战能力,全天候、轻型多用途第三代战斗机。中方代号FC-1/“枭龙”,巴方代号JF-17/“雷电”。

“枭龙”项目始于1998年中巴两国政府签署的联合研制原则协议。2003年8月25日,“枭龙”01架原型机首飞成功。2007年3月,首批“枭龙”战机交付巴基斯坦空军。

中航技公司介绍说,“枭龙”战机具有突出的中低空高亚声速机动作战能力,较好的截击、超声速作战能力,有较大的航程、较长的留空时间,优良的短距起降特性和较强的武器装载能力。

“枭龙”战机采用了先进的气动外形,大推力、低油耗的涡扇发动机,先进的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和高度综合化航空电子及武器系统,具有多种先进的精确导航、战场态势感知、目标探测与识别、作战攻击以及电子战等功能。

全机共有7个外挂点,总外挂能力4600千克,可悬挂先进的超视距空空导弹、红外近距格斗导弹以及多种先进的精确制导空面武器,具有包括双目标超视距攻击和较强对空、对地攻击火力,适合用于执行制空作战和对地打击双重作战任务。

目前,“枭龙”战斗机已批量交付巴基斯坦空军,但其改进和升级工作一直都未停止。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枭龙”战斗机已经服役,未来还将增加先进数据链以及电子战能力,挂载新型制导武器。“枭龙”双座战斗教练机的研发生产也在按计划进行,预计年底首飞。

中航技公司表示,此次参加南非防务展将有助于进一步提升“枭龙”战机的国际形象,吸引更多潜在用户的关注。中巴双方联合销售团队将更加深入地共同开拓国际市场。此前,“枭龙”战机已多次参加珠海、范堡罗等国际航展,其出色的飞行性能赢得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和赞誉。

14日开幕的非洲航空航天与防务展始于2000年,每两年举办一次,是目前非洲规模最大的防务工业展览,展示军用装备、民用航空装备、人道主义救援和灾害管理设备等。

全国统一热线

+地址:
+传真:
+邮箱:

友情链接

微信平台

微信平台

手机官网

手机官网